Location:Reports

Reports

Notifications

Op-eds

谭融:庆贺张先生九十华诞有感

Update  2020-05-21 Author:谭融 Inputer:laogao View

庆贺张先生九十华诞有感

我最初认识张先生是在1993年,那时我刚刚完成第一次承担的“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课题,想出版,向张先生请教。张先生鼓励我申请“中华美国学会”的出版资助。1994年,我的《权力的制约与权力的角逐——美国分权体制研究》一书获得“中华美国学会”的资助,顺利出版。1996年,我报考南开大学美国史研究室的博士研究生,考前想找张先生了解一下考试重点,美国史的同学跟我说,最好不要去找张先生,那样会给先生留下不好的印象。从那时起,我便得知张先生是一位严格、正直的学者。在跟随张先生攻读博士学位期间,我于1999年去美国进修。临行前,我带着两个选题去请教张先生。先生对我说,做学问要做最前沿的、最新的题目,主张我做“美国利益集团政治研究”这一选题。有了先生的指点,我明确了方向,不再犹豫。2001年我参加博士学位论文答辩,答辩前后听说有的专家对我的论文有所质疑。听到这样的消息,我内心纠结,很不平静。一来我在美国期间搜集和阅读资料,厘清思路,下了很大的功夫;二来南开历史学是我的娘家,论文被质疑觉得很没面子。依然是张先生鼓励和肯定了我,让我不要多想,抓紧时间修改论文,争取早日出版。多年来,每当我在学术研究或工作中遇到问题向张先生请教时,他总是告诉我,要祛除杂念,专心治学。

从老一辈学者的身上,我看到自己太大的差距,“淡泊名利”所描绘的就是他们这一代人。记得那些年,每当大年初一我去张先生家拜年,张先生总是一如既往地坐在写字台前,仿佛根本没有“过年”这档子事。先生总是毫无私念地提携年轻人,当他看到晚辈在学术上取得成就时,便非常高兴,逢人就说。

我庆幸自己成为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先生的弟子,一日为师、终生为师。在为张先生庆贺九十华诞之际,衷心祝愿先生生日快乐、身体康建、幸福长寿!

学生 谭融

2020年5月12日


本期编辑:南开大学团队

编 辑:孙彭宇 责任编辑:董瑜

编 审:张勇安


谭融:庆贺张先生九十华诞有感

American History Reaserch Association of China Email:ahrachin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