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学术通讯

学术通讯

通知公告

学者专栏

美国达维律师事务所任琬洁女士在纪念杨生茂先生百年诞辰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更新时间  2018-02-02 佚名 阅读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师长,

我是任东来的女儿任琬洁。今天我很荣幸有机会和大家一起纪念杨生茂教授的百年诞辰。

我出生在南京,从未见过先生,但是先生的为人,为师,为学,却是我们家中经常讲述的故事。父亲跟随先生攻读了硕士和博士,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位美国史博士。先生带领父亲走上了学术之路, 在先生的培养下,父亲成为一个具有高尚人格的真正学者。

先生在与父亲的通信中,常常提起母亲和我。他会询问母亲是否还在学习法语,有没有机会使用?因为我的父母相识在南开大学的法语课上。先生虽然年事已高,弟子众多,却始终记得我的名字,是“王”字旁的“琬”,而不是“女”字旁的“婉”,从未写错。先生的教诲与善良如春风化雨,影响了我们全家的为人。

每年春节先生的贺卡都会如约而至。2008年贺卡上写,“想念之情,与‘老’俱增”。2010年1月11号,贺卡上写,“祝东来阖府安吉,小卡一片暖人心。”此后,再也没有了他的贺卡,可是这片暖却永远留在了我们心中。

苏格拉底有句名言,“At death's door, we should consider not the emptiness of life, but its importance”。我们思念先生,先生的关爱让我们一直认为,他并没有离开这个世界,而是始终与我们一路同行。

先生与父亲不仅有师徒之情,还有一个天意的巧合。先生的忌日是5月4号,父亲的生日是5月4号,我们送别父亲那天也是5月4号。

父亲生病以后,对母亲感慨,“杨先生晚年寂寞,我都不能常常去陪陪他。”而在父亲弥留之际,他终于释然,“我可以到天堂与杨先生聊聊天去了”。

此时此刻,师徒二人一定在天堂相谈甚欢,看着我们,祝福我们。他们就像天上的启明星,照耀着每一位热爱学术的人。

谢谢大家!

中国美国史研究会 联系电话: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