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学术通讯

学术通讯

通知公告

学者专栏

南开大学米庆余先生在纪念杨生茂先生百年诞辰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更新时间  2018-02-02 佚名 阅读

我是1959年考入南开大学的,成为杨先生的学生。1964年毕业之后,我留校参加工作,又成了先生的晚辈的同事。今天我参加这个纪念会,表达我对先生的怀念,和对美国史研究的期待,也是一个非常有幸的机会,对大会表示感谢。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只想讲讲我对先生的感受。由于我的这个身份,我可以有机会近距离地体会先生的品德,近距离地观察先生的为人。我只想讲这么几个方面。

第一,我觉得杨生茂先生是一个朴实的中国人,是一个平易近人的学者,是一个兢兢业业的老师。在我上学的年代,我们是没有教材的,只有在先生开设的世界史的课上,用上了他用多年的心血准备的厚厚的教材。每次课程先生都是精心地做出自己的讲授。当时的学生有一种戏称,说先生并不在乎我们学生在课堂上做什么。今天看来,我们才能够真正地理解先生的记忆。他所关注的是要把实实在在的学问教给我们,要把他多年对美国问题的研究思路教给我们。他是一个非常认真的、一丝不苟的、全神贯注的一个好老师。这是我的感受的第一点。

第二点,杨生茂先生是一个学以致用、忠心报国的一个好老师。他早年留学美国,他所研究的重点是在外交史、外交政治。人们知道,五六十年代,一直到今天,中美关系仍然是重中之重。在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反对美国霸权,打倒美帝国主义,更是我们国家当时的一个重要的社会任务。那么在这个问题上,先生以他自己的所学,认真地抓住了外交政治的研究,正说明了他所学报国的心情确实是非常强烈。我听说,到了老年的时候,先生还对他的家属开玩笑讲:“以后联合国的事情我不管了,由联合国秘书长去管吧。”这说明先生一生关注国家命运、关心国际局势,也证实了先生以自己的专业报国。这是非常值得我们敬仰的一个方面。

第三个感受,杨生茂先生有共产党人胸怀和与人为善的美德。1964年南开大学组建美国史、日本史和拉丁美洲史三个研究点。这三个研究点当中美国史研究室的人员,当时来看是比较复杂的,因为有的老教师在建国前身份复杂,有的教师在各种运动后政治情况很被动。但是杨先生知人善用,对这些教师不离不弃,不歧视,而是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为美国史的研究、为美国史的建设做出了努力。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感怀先生、认识先生,应该说这也是一个非常让人感到敬佩的地方。

第四个感触,我觉得,杨生茂先生是当之无愧的新中国的世界史研究和南开大学国别史研究的创始人之一。他以他自己的学识带领了一个团队、打造了一个团队、构筑了一个平台,才有今天我们南开大学受到国家这样的一个重视,使我们进入了双一流的行列。我们作为晚辈来讲,应当感谢先生对过去的努力,应当知恩、感恩、报恩。这是中国人的美德,也是我们做人的一个标准。

在历史问题的研究上,杨生茂先生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而历史研究在今天来看,需要我们做的工作更多,因为我们走向世界。我们要实现中国梦,我们要龙行天下,知己知彼。所以说我们国别史的研究、世界史的研究应该是大有前程。

我祝愿在我们纪念杨生茂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的时候,缅怀先生的品德,学习先生的为人,同时把我们南开大学美国史的研究做得更好,期待于年轻的同志们做出更辉煌的成绩,纪念我们的先生。

谢谢大家。

中国美国史研究会 联系信箱:ahrachin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