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师范大学白建才教授在纪念杨生茂先生百年诞辰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_中国美国史研究会
当前位置:学术通讯

学术通讯

通知公告

学者专栏

陕西师范大学白建才教授在纪念杨生茂先生百年诞辰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更新时间  2018-02-03 佚名 阅读

我不是生茂先生的嫡传弟子,但是我也深深地杨先生的影响从我了解杨先生,到后来和杨先生接触,书信往来,时间也不短。在1979年当时我考虑考硕士研究生的时候,就曾经产生报考杨先生研究生的想法,但是当时因为家里各种困难,后来就没有从西安到南开来,就近读了研究生。后来到1995年的时候,再次萌发了报考杨先生博士的想法,由此和杨先生开始了一段时间的书信往来。通过这几年的书信往来,杨先生给很多帮助和很大的影响一直到2003年,我第一次见到杨先生

今天我们在这纪念杨生茂先生诞辰一百周年,我觉得杨先生不仅开拓了中国美国史、世界史学科,同时也为我们留下了巨大精神财富就我个人的体会来说,我觉得至少有这样四个方面值得我们永远铭记继承弘扬

第一个方面,就是生茂先生的民族忧患意识和爱国情怀。这与他们出生的时代是紧密相连的,在杨先生身上体现的更加强烈杨先生的《探径集》前言里面,有一首他写的小诗诗里面表他的这种情怀。他《探径集》的前言里面这样说“贯穿自己一生思想的主线是反封建反帝的思想观念和希望国家振兴心愿。”他在小诗里面这样说“1946年异域归来时,塘沽通北平的铁路两侧,尽是荒山枯草。即使那时也恨不得跳下车去,捧起黄,重重地亲吻”“每当走过少年熟识天安门时,看见簇拥的鲜花看见红彤彤的高墙,看见这一祖国壮丽山河象征,感动得热泪盈眶。

这是杨先生的心声的表达。杨先生说,“假如再有一次生命的话,民族忧患意识还可能是一生思想载体我觉得这是我们每一位中国知识分子,每一个中国人都应当具有的爱国情怀民族忧患意识,应该继承和发扬

第二点,是杨生茂先生的淡泊名利、潜心治学的态度。杨先生在《探径集写到了,在文革以后不久他曾经淡泊惜阴自勉辞掉了许多职务,潜心做学问因为杨先生有这样一种潜心治学、淡泊名利的精神,在美国史研究方面、在世界史研究方面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研究成果。

第三点,是杨生茂先生献身学科、扶植后学的精神。他的一生都在为我们中国世界史学科的发展,为我们美国史学科的发展做奉献。杨先生把他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中国的世界近代史的学科建设以及美国史的研究。他为我们中国的世界史学科做贡献,不遗余力、殚精竭力。

第四点,是杨生茂先生虚怀若谷、朴实无华的坦荡胸怀。杨先生非常谦虚,非常朴实,接触过他的人都非常清楚,都深有体会就虚怀若谷说,我们看杨先生写的多东西,都非常谦虚,包括我和杨先生之间的通信,包括杨先生给我赠送他的大作《探径集》的时候,上面的题词,题词的落款是杨生茂敬赠”。我当时看到以后,非常惶恐杨先生这一位大家,是我们的泰斗,对我居然也用这样的敬语来自谦,所以我当时非常非常感动

    总的来说杨先生他给我们留下的精神财富是巨大的,也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表达完的,值得我们不断思考,不断探索我们要继承和弘扬先生精神,把我们中国的美国史学科建设成国际一流站在国际学术研究前沿的学科,在国际学术界能够发出我们中国学者的声音既是杨先生一生的追求,也是我们每一位在座的和每一位中国史学界的学者应该奋斗的目标谢谢大家。

 

中国美国史研究会 联系信箱:ahrachin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