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振起:为人师表的楷模,人类灵魂工程师的榜样 ——杨生茂先生百年诞辰纪念会发言_中国美国史研究会
当前位置:学术通讯

学术通讯

通知公告

学者专栏

于振起:为人师表的楷模,人类灵魂工程师的榜样 ——杨生茂先生百年诞辰纪念会发言

更新时间  2018-02-02 佚名 阅读

为人师表的楷模,人类灵魂工程师的榜样

——杨生茂先生百年诞辰纪念会发言

 

中国前驻白俄罗斯、保加利亚大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特邀副理事长于振起

 

1978年—1981年我在南开大学历史系就读世界现代史硕士研究生期间,有幸认识杨生茂先生。我的论文选题是二战前夕苏联外交政策,因涉及苏美关系,时常向杨先生请教,受益非浅。

毕业后我回到天津师院(现为天津师大)继续任教。1985年春天,教育部恢复博士学位招生。我向杨先生表示,希望报考他的美国史博士生。他很高兴。后来,我无意中在报纸上看到外交学院张之毅先生招收俄苏外交史方向博士生的招生广告。我内心的“俄语情节”促使我萌生了报考外交学院的想法,但又觉得难以向杨先生开口。犹豫再三之后,我还是向杨先生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我想,如果杨先生不同意,我就放弃。出乎我意料的是,杨先生听后很爽快地表示:“你的想法我能理解,因为你是搞苏联外交政策研究的,我支持你报考外交学院。如果需要写推荐信,我可以给你写。”短短几句话,让我心里感到很温暖。杨先生一心提携后学的精神在这一刻得以集中体现。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可以说,杨先生对我报考外交学院的大力支持,改变了我后半生的人生轨迹,也成就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位具有博士学位的共和国大使,同时也使我能够在退休后加入中国外交高端智库——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继续为我国的民间外交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2009年3月14日,我专程去看望杨先生,把当时出版的我的回忆录《驻外札记》赠送给他,以此报答他对我的提携之恩。当时已经92岁高龄的杨先生,思维敏捷,对国家大事仍十分关心,还与我畅谈国际问题。

2010年5月4日晚,我接到杨先生病逝的消息。我在当天的日记中写到:“今晚十点三十分,王薇告,杨先生于今晚病逝。虽然人类终究都无法抗拒这一自然规律,但杨先生的病逝仍让我十分难过。他既是我的恩师,也是我心中为人师表的楷模。”

当年我在外交学院读书期间,杨先生邀请我参加他主编的《简明外国人物词典》,负责苏联东欧部分词条。该书于1989年出版。近三十年来,我一直珍藏着这本书。这是一本有温度的书,它记载着我和杨先生之间不同寻常的师生情意。

    今天参加杨生茂先生百年诞辰纪念会,百感交集,有许多话想向恩师的在天之灵倾诉,也有很多想法想与大家交流。此刻我最想向大家表达的心里话就是:杨生茂先生不仅仅是我个人的恩师,更是为人师表的楷模,人类灵魂工程师的榜样。

中国美国史研究会 联系信箱:ahrachin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