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域外来鸿

学术信息

研究资源

教学资源

域外来鸿

数据化方法与艾滋病史研究

更新时间  2018-12-01 作者:Dan Royles 录入:jiaojiao 阅读

数据化方法与艾滋病史研究


Dan Royles ,2017年10月25日


叶宣延,马雨聪,喻嘉馨 译,焦姣 校。


(本文是中国美国史研究会(AHARAC)与美国历史学家协会(OAH)博客“Process”合作的翻译项目的第一篇。我们将通过这个栏目,向读者介绍美国历史学界的最新进展、前沿话题和研究资源。近期推出的第一系列由武汉大学世界史试验班的同学志愿翻译。)
原文链接:http://www.processhistory.org/royles-digital-hiv-aids-history/
数据化方法与艾滋病史研究

1996年南非卫生部的印刷品,主题是反对对艾滋病患者的漠视与歧视。(图片来源:惠康图书馆,Flickr)



艾滋病史是学界越来越关注的话题。近来,我参加了《美国历史杂志》(the Journal of American History)有关“艾滋病史与美国史”的座谈会,我也曾经主张过在本科教学中引入艾滋病史。与此同时,数字历史研究的新方法对我们在历史语境中分析艾滋病也大有裨益。



简单地说,数字历史综合了电脑软件和互联网连接技术的优势,改变了我们做历史研究以及将研究公之于众的方式。事实上电脑是非常呆板的,但它擅长做那些对人类而言非常耗时的事,例如统计一个词在一本书出现的次数。它还让我们找到分布广泛的资源,与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学者合作。

这里是一些运用电子技术丰富艾滋病历史研究的方法:


电子档案

电子档案材料的数字化使全世界的人可以共享这些资料,并对各领域的历史学家非常有益。通过惠康图书馆罗切斯特大学明尼苏达大学的网站,研究艾滋病的历史学家可以浏览到已经电子化的艾滋病和安全性教育知识海报。一些艾滋病毒的材料通过最近对加利福利亚大学的一笔捐款而被列入信息库,GLBT历史学会和旧金山公共图书馆将会为这些资料开辟网上通道。


然而,电子档案并不仅仅是将收集到的资料公之于众,它也有助于建立资料库。利用像Omeka这样的平台(由乔治梅森大学的历史与新媒体中心创建),历史学家们能够运用关键词标签等信息,非常方便地在线上陈列展示他们收集到的重要信息,包括照片、往来书信等传统的历史研究素材,以及新型的如YouTube视频等网上电子资料。Omeka也让线上用户们浏览上传文件、照片以及个人收藏品成为可能。因此,这样的项目不仅向公众呈现了过去,还邀请他们成为现有资料保存的积极参与者。
通过这种方式,历史学家们可以建立起现实世界中难以比拟的数据档案资料库。比如我使用Omeka(一种用于博物馆、图书馆、档案库等学术资料展示的免费开源网络平台)建立的“非裔美国人艾滋病史研究(African American AIDS History Project)”,其中包括了访谈资料、口述史材料、公开的网络材料和团体捐赠的材料。值得注意的是,从网络上收集的资料往往需要在历史资料网络社区中付费获取。 历史学家在建立这样的档案库时将会发现,使用社会媒体、博客以及其他网络工具对宣传他们的课题很有必要,同时,他们也需要通过这种公开宣传的方式来取得潜在的材料捐赠者的信任。


文本分析
学者们可以使用计算机软件梳理与分析大量的文本资料,如罗斯芒特学院的米歇尔·莫拉维克在六卷本的《妇女选举权史》中所做的。同样,研究艾滋病史的历史学家也可以通过类似的语义分析和概念分析方法,对艾滋病口述史课题(AIDS Oral History Project)和艾滋联合力量口述史计划(ACT UP Oral History Project)等相关项目的收集的艾滋病报告文学、学术期刊、口述史材料做分析。通过对专研艾滋病的学术期刊“摘要”文本的分析,我们可以探寻用于艾滋病的那些临床用语是如何随时间而变化的,也可以分析从口述史内容所透露的感情倾向。在此我们可以去探究那些叙述者在叙述他们的艾滋病史时是否会因为个人特质——如性别、种族、或者年龄等——而出现差异。


网络分析

网络分析能帮助我们描绘那些复杂的文学或历史人物关系。举个例子,在数字人文这个更大的领域,弗朗哥·莫雷蒂曾经考察过《哈姆雷特》中角色们的互动,发现这个剧本描绘了国家从宫廷政治向官僚政治的转变。艾滋病史学家或许可以借助类似的方法,考察学术著作中提及艾滋病的情况,去探知艾滋病相关的知识是如何随着时间逐渐丰富起来的;我们也可以根据相关社会组织(如艾滋联合力量)内的成员或者参加过的主要会议探寻那些艾滋社会活动家之间的联系。最后,这或许可以帮助我们将艾滋病运动和其他的运动之间的关联具象化,就像塔马·卡罗尔使用传统的档案材料所做的那样。虽然从学术材料中筛选引文可以或多或少地自动化进行,但是目前没有现成的艾滋病活动家的资料库。我们可以通过一组历史学家合作进行档案研究,或者通过开放的网络群组合作,来完成这项工作。


绘制地图

最后,数字化方法能帮助我们绘制艾滋病的传播史。网络用户可以从埃默里大学罗林斯公共卫生学院运营的网站项目AIDSVu中看到艾滋病的传播现状。然而,现在还没有类似的手段帮助我们了解此前某段时间内艾滋病的发展过程。而且,没有大型的资料组支撑这种项目的运行,也就是说,我们需要通过各地保存的监督报告来建立这样的资料库。我在多家档案馆中阅览过这些报告,它们可以用来制作地区级别的可视化材料。如果能够通过多方协作,把不同地区的结果整合起来,就可以建立一个基于大量人口信息、覆盖多个地区和长时段的资料组。我们可以将这些数据和社会经济指标等信息比对,以便更好的理解艾滋作为一种传染病是如何被社会不平等所塑造和驱动的。最终的成品可能类似于 Mapping Inequality project (包含了从Home Owners’ Loan Corporation(罗斯福新政时期的房主借贷公司)到现代化都市都记录在内的城市“治安”地图),和聚焦于湾区环境污染及土地使用问题的Jason Heppler地图两者之间。


这些建议的要点在于,使用这些新方法和手段来研究艾滋历史,可能使我们对艾滋病的理解更复杂、更完整。不过在使用数据手段上,艾滋病史这个领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这些方法也可广泛适用于其他领域的历史研究。


(Dan Royles是迈阿密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历史学系助理教授。他即将面市的书:《让伤痕成为一体:非裔美国人对 HIV或AIDS的反应》(由北卡罗来纳大学出版社出版),调查了近35年来黑人社区与艾滋病抗争的不同途径。大家可以通过Twitter @danroyles.来关注他。)

中国美国史研究会 联系信箱:ahrachin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