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学术通讯

学术通讯

通知公告

学者专栏

“地域主义、南部与美国外交史”研习营纪要 (五)

更新时间  2019-06-11 作者:中国美国史研究会 录入:duhua 阅读

“地域主义、南部与美国外交史”研习营纪要(五



研习营最后一天的课程主题是“南部的未来与未来的南部史研究”,主要讨论的是美国南部的特殊性,南部目前及未来面临的问题。针对这两个问题,霍尔从南部文化、内战记忆、宗教、气候变迁、西班牙裔移民、重工业以及贫困和不平等问题等多个方面展开了讲述。

 “地域主义、南部与美国外交史”研习营纪要 (五)


美国南部的特性

在美国历史进程中,南部逐渐培育出自己特有的文化。霍尔利用丰富的图片,以诙谐的语言向学员们展现了美国南部的地域特色。霍尔讲道,南部的生产模式以农业为主,拥有丰富的森林资源,培养了南部人对狩猎的喜爱。非裔美国人是美国南部的主要居民,他们的乡村音乐、蓝调音乐等也成为了南部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代表性人物便是歌手碧昂丝·吉赛尔·诺斯。此外,南部走私啤酒的商人为了逃避警察的追捕,逐渐发展出自己的赛车文化,并组建了全国赛车联合会(NASCAR),在美国各地举行不同的赛车比赛。中国人所熟知的肯德基也同样发源于南部的炸鸡文化。

接着,霍尔以2017年爆发的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种族骚乱为例,向学员们展现了作为南部历史上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的内战,是如何影响了南部人的当下生活的。夏洛茨维尔骚乱的核心是,是否要拆除美国内战时期南部将领罗伯特·李的雕像,李作为坚定的拥奴主义者,被当代人视为奴隶制的代表。针对李将军纪念碑的反对活动,从拆除纪念雕像、纪念碑,发展到以他命名的学校、街道等都可能面临被移除和更名的命运。这一激进行为引起了部分南部白人的不满,白人中的保守派和种族主义者为了保护这些内战遗产举行了示威游行,并与反对者发生了流血冲突,酿成了夏洛茨维尔汽车袭击案(Charlottesville Car Attack)中两人死亡,十九人受伤的惨剧。霍尔认为,南部人确实应该不断对内战进行反思,进一步消除隐性的种族主义,但通过过激手段消除历史遗存的做法并不可取。正如霍尔在研习营期间不断强调地那样,种族主义并不是南部的问题,而是整个美国社会所需要共同面对、共同解决的问题。谈及美国南部当前所面临的社会问题,就不得不提到快速增长的西班牙裔移民。霍尔讲述说,西班牙裔移民问题并不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它更多地是进入20世纪后才逐渐浮现在南部社会的一个现代问题。西班牙裔移民不仅有合法移民,也有通过各种途径进入或滞留在美国的非法移民。这两种不同身份的移民一起填补了美国南部对非技术劳工需求的缺口,使农场主和工厂所有者能以较低的价格雇佣劳动力,维系其商品的低价和竞争力。但由于20世纪40年代后西班牙裔移民在南部增长过于迅速,同时包含很多不受政府管理的非法移民,美国的排外主义和文化优越论再次在南部抬头。诸如“他们(西班牙裔)不如我们整洁”“他们的文化与我们不一样”“我们将被他们挤出美国”等歧视移民的熟悉语句再次出现,美国社会在反对19世纪的“新移民”,以及20世纪的华裔移民时,也使用了类似话语。

在论述美国南部宗教时,霍尔根据2016年皮尤研究中心调查,展示了全部各州的宗教信仰的地图,图中可以清晰看见“高度宗教化的成年人”在南北部各州的分布。在谈到宗教信仰的问题时,霍尔以2018年5月14日美国正式将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第二大城市特拉维夫搬迁到耶路撒冷的事件为案例,认为美国迁移大使馆背后的实质是特朗普2016年选举获得了福音派的赞助,81%的白人福音派投票支持他。他在竞选期间承诺移动大使馆的时候,甚至表示这将是他的优先行动之一。随后霍尔展示了皮尤研究中心调查,总的来说,49%的福音教徒成年人居住在南部,占美国总成年人口的37%,接近四分之一的福音派居住在中西部,20%住在西部。有9%的福音派居住在东北部,占据全美国总成年人口的18%。

随后,霍尔谈到了美籍牧师布兰森2016年被土耳其政府拘押事件。布兰森被指控与2016年土耳其未遂政变有关,且以恐怖主义罪名被判入狱2年。这一事件引发了美土争端并持续发酵。2018年特朗普宣布对土耳其实施制裁,并将土耳其钢铁和铝产品的进口关税分别上调50%和20%,以此来威胁土耳其政府。10月土耳其一所法院解除了对布兰森的软禁和旅行禁令,这意味着他可以获得自由。


当代南部的制造业及其问题

内战结束至20世纪30年代,美国南部存在工农业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为使经济均衡发展,南部采取创新工业、平衡农业发展的策略。从1936年开始,密西西比州率先采取了工业募集的发展模式,即将各社区联合起来,建设工业设施,并将其以低费率出租给即将落户的工厂。同时,在农业机械化过程中,大量低工资低技能的工人也得到了充分利用。二战后,在北卡罗来纳,为发展工业,一些小城市广修道路,使工厂分散,这样既避免了工厂在城市中争夺有限的劳动力,同时也推动着城市化发展的步伐。这就是所谓的“可接近的隔离”。自北向南的工业发展给南部带来了生机。1950年,北卡罗来纳州高速公路管理主席说,“北方佬们进军北卡,就像19世纪时一样。但不同的是,这次他们没有带来复枪和大炮,而是带来了崭新的工厂”。1951年,北卡州长说,“工人们因此拥有了在农场、花园、或消遣活动中打发闲散时光的机会”。工业发展也给南部带来更多的就业岗位。历史学家泰勒·格林(Tyler G. Greene)写到,“1954至1967年间,只有加州在增加制造业就业岗位方面超过北卡”。

技术进步与全球化的发展,造成了去工业化与低技术行业的就业减少。以起亚汽车公司为例,1990-2007年间,福特汽车公司、美国通用公司、克莱斯勒汽车公司在北美关闭了29家汽车工厂。与此同时,一些亚洲与欧洲的汽车公司在北美开办了24家工厂,其中大部分落户美国南部。2010年,韩国起亚汽车公司在佐治亚州西点市建厂,占地2210亩,斥资12亿,年产量为30万台。该州州长、共和党人索尼·珀杜(Sonny Perdue)认为,“这使得佐治亚州成为了一个对商业更加友好的强州”。起亚公司在当地及佐治亚州设立4.1亿美元的奖励资金,从该州36位业主手中聚集并购买到大片土地,为其潜在工人提供教育项目。首尔的报纸因此评价,“韩国的公司都纷纷涌入美国最落后的地区投资办厂”。许多公司在美国南部建厂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了规避工会组织的影响。南部诸州的工会组织发展远远落后于美国北部地区。根据2018年美国工会成员占各州人口总数的占有率分析可见,南部许多州的占有率为5%-9.9%。其中北卡罗来纳、南卡罗来纳、佐治亚、阿肯色、德克萨斯等州的占有率甚至低于4.9%,这一数据远远低于美国总体水平10.5%。不仅如此,在佐治亚州,前工会成员常常在就职时被拒绝。

在论述美国南部气候时,霍尔从三个方面做了分析。一是环境史。环境史兴起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美国,主要表现为三大趋势:城市环境备受重视;文化转向日益明显;全球环境史方兴未艾;承认地区间的差异;以农业生态为研究方法。第二个方面是人类纪与气候变化。第三个侧面是全球化问题与地区影响。具体来说包括洪水和海平面上升、农业产量损失、与高温相关的死亡、地表臭氧增加、城市用水和农业用水的减少、高能量耗费、劳动生产率低等内容。霍尔认为,通过环境史的研究,可以深入了解美国南部当前面临的一些问题。

工业发展给美国南部带来就业岗位的同时,并未呈现均衡发展的态势。根据历史学家蒂莫西·明沁(Timothy Minchin)研究,截止2014年,估计西点市就业人口增加并不显著,仅为3770个岗位。该市仍存在大量不成比例的贫困人口与非裔美国人。相似的招商引资项目在南部各州随处可见。例如,丰田公司落户德克萨斯州、密西西比州,奔驰公司与宝马公司落户南卡,尼桑汽车与大众汽车落户田纳西州,现代公司本田落户阿拉巴马,甚至在2018年,中国汽车公司也在美国建立了第一家工厂。

在油田服务业,去工业化意味着美国与欧洲的石油公司失去了他们在沙特阿拉伯、伊朗等石油输出国的控制权。因此,一些建立在休斯顿的石油公司转而向外输出管理经验与技术知识,他们将外国学生吸引至南部与西南部,为其提供石油工程技术的学习,例如石油精炼技术,这使美国南部对那些处理加工氢碳化合物(烃)的新型化工厂产生了强大的吸引力。 

化工厂在带来经济效益的同时,也造成了南部生态环境的破坏,出现了癌症巷(Cancer Alley)。癌症巷是一条长达80英里、沿途分布200多家石油化工厂的狭长地带,从路易斯安纳州首府巴吞鲁日(该市贫困率为25.4%)贯穿新奥尔良(该市贫困率为27.3%),一直绵延至海岸。尽管该地区的居住人口仅占路易斯安娜那州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但在这一危险的工业地带附近三英里范围之内居住着该州80%的黑人。生物多样性研究中心的劳伦·帕卡德(Lauren Packard)认为,“台湾工厂可能给癌症巷带来更多致癌化学物质,使更多的塑料垃圾流入我们的海洋和垃圾填筑地。居民们应有权知道这家公司是否计划减少那些造成环境破坏的有毒物质,以及他们将采取各种措施。”像癌症巷一样深受化工有毒物质困扰的南部地区往往也饱受贫困问题的困扰。调查显示,2013至2017年间,美国的贫困率超过20%的城市都集中于南部地区。贫困与疾病极大地阻碍了这些地方的发展。

最后,霍尔还讲解了近年来美国南部史研究中的一些新课题。如全球化语境中的南部、美国黑人知识史、资本主义与美国南部、数字化时代的美国南部、拉丁裔的美国南部、性别与性等主题的研究。


课堂提问与交流


Q:非法移民的信息如何收集。

A:非法移民的信息主要依靠社会学家进行科研时整理收集,而非通过政府部门的官方渠道。


Q:美国有很多纪念碑是纪念历史上的白人英雄,却很少见纪念其他族裔的英雄,比如非裔美国人,而他们同样都是美国人的一份子。

A:1970年代,在民权运动中,非裔美国人致力于开展对黑人英雄的纪念活动,所以联邦政府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设立“马丁·路德·金”日,这是唯一一个纪念美国黑人的联邦假日。一两年前,华盛顿特区的国家博物馆开放了一个黑人历史陈列馆。非裔美国人和白人之间确实需要多进行对话来解决历史深远的隔阂与疏离。


Q:我们通常认为,当代所有环境问题都和工业发展脱不了关系,是现代化进程中的衍生品。您认为工业革命前的环境问题在全球视野下是否具有研究价值?

A:殖民地时期的环境问题很值得研究。环境史是当代历史研究中的一个重要主题,比如水资源的利用。美国的环境问题早在1780年就引起公众的注意,而环境问题在更早的时候确实已经出现,所以,工业革命前的环境史研究也很重要。

此外,学员们还与霍尔就其他问题进行了讨论。在谈及夏洛茨维尔事件时,霍尔说美国历史学家没有将移除南部同盟雕像事件局限在学术讨论,而是努力与美国公众对话,呈现清晰而完整的历史图景,如埃里克·方纳(Eric Foner)等历史学家在《纽约时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看法。德克萨斯大学校园里有一些南部同盟雕像,在经过长时间的辩论后,部分雕像被移除,一些历史学家在辩论中起到了主导作用。

最后,霍尔教授针对两篇阅读材料《全球化、拉丁化和新南部》(“Globalization, Latinization, and the Nuevo New South”)和《从东南亚到美国东南部:日本企业遇见南部阳光地带》(“From Southeast Asia to the American Southeast: Japanese Business Meets the Sun Belt South”)提出思考问题,引领学员从全球和跨国视角思考拉美裔移民和日本企业对当代美国南部的影响。

“地域主义、南部与美国外交史”研习营纪要 (五)

供稿人:于留振、张庆恒、王晓华、尚姝喆、邢燕、袁竞。

中国美国史研究会 联系信箱:ahrachin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