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学术信息

学术信息

研究资源

教学资源

域外来鸿

新书推介 | 《总统的秘密战:二战后美国遍布全球的隐蔽行动》 出版

更新时间  2020-10-15 作者:秘书处 录入:laogao 阅读

原书名:Presidents' Secret Wars: CIA and Pentagon Covert Operations from World War II Through the Persian Gulf War

作者:[美]约翰·普拉多斯

译者:彭凤玲

出版社:陕西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20年9月

内容简介

《总统的秘密战》一书依托一手的解密文件、军事命令、当事人回忆录、会议报告、听证会证词,全景式揭秘美国从二战结束到1989年两伊战争期间,如何运用隐蔽行动,试图影响和改变世界政治走向的精彩故事。该书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博士约翰·普拉多斯所著,全书内容严谨,信息丰富,可读性强。

作者/译者简介

约翰·普拉多斯,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外交、情报和军事事务高级研究员,美国密战史研究权威学者,其著作《越南战争:1945-1975年》《守护钥匙的人》《联合舰队解码》三次提名普利策奖。

彭凤玲,西安交通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历史学博士,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冷战史,侧重冷战期间美国的心理战略和隐蔽行动研究。

目 录

第一章 冷战的考验

第二章 反苏秘密战

第三章 下次我们准会赢

第四章 在亚洲的冒险

第五章 冷战军团

第六章 苦 果

第七章 制造和利用麻烦

第八章 印度尼西亚

第九章 世界屋脊之战

第十章 古巴Ⅰ:另一个加尔各答黑洞

第十一章 古巴Ⅱ:从“冥王星”到“猫鼬”

第十二章 冷战与反叛乱

第十三章 越 南

第十四章 高 原

第十五章 全球影响力

第十六章 复活的“恶象”

第十七章 隐蔽行动新浪潮

第十八章 比尔·凯西的战争

第十九章 “民主”行动

第二十章 总统、政策以及准军事选择

第二十一章 秘密战争的重奏

注 释

参考文献

精彩书摘

《第四章:在亚洲的冒险》

中情局针对中国实施的“纸张行动”节选

(冷战期间)中情局针对中国大陆行动的规模小一些,但形式更加多样,包括为蒋介石的军队提供咨询、培训和物资等。据蒋介石所说,从1951年下半年到1952年年初,国民党军队对中国大陆发动了15次突袭。“中情局驻台北活动站”的特工人数超过600人,执行的是各种不同类型的任务,包括对中国大陆空投传单等。传单主要由民航空运队和国民党空军的飞机进行投放,飞行次数高达每月30次,仅1953年就向大陆投放传单3亿份。

“纸张行动”是中情局针对中国实施的规模最大的活动之一。“纸张行动”始于1952年2月,目的是帮助国民党游击队从缅甸北部的掸邦入侵中国大陆。这次行动没有隐瞒缅甸政府,最终引起了一场没有必要的国际争端,并导致国民党参与到海洛因走私活动中。

在“纸张行动”中,中情局和一位蒋介石军队的将军李弥进行合作。李弥是国民党在大陆的一位指挥官,既精明又冷酷。在渡江战役中,李弥的部队溃不成军,他伪装逃跑到云南,在昆明领导国民党的一支部队。国民党云南省政府1949年12月撤出昆明后,李弥的部队占领了云南。1950年年初,随着人民解放军逐步向西南推进,李弥撤退到边境地区。

李弥的部下中大约有1500人撤退到印度支那,遭到法国人的监禁,被解除了武装。法国人在印度支那有一支军队,在缅甸只有很小一支军队,而且完全掌握在反政府的凯伦部族人手中。在这样混乱的形势下,李弥毫不费力地带着国民党97师和193师的余部2200人穿过中缅边境来到缅甸,控制了凯伦部族人,并补充兵员。李弥的部队与缅甸军队发生了一些冲突,但是其军队人数还是在1950年年底增加到4000人。

“纸张行动”打算重新武装李弥的军队,并帮助其回到云南。民航空运队的飞机从曼谷的基地出发,将特工从中国台湾运送到缅甸,将武器从冲绳的中情局军火库空投给李弥的部队。整个行动由“中情局驻香港活动站”的阿尔弗雷德·考克斯和驻曼谷活动站的谢尔曼·乔斯特共同协调。

“纸张行动”开始时,民航空运队的三架飞机将物资空投给李弥的部队,很快空投次数就增加了。据泰国政府派往监视李弥的人说,短时间内就看到了五次空投。

在此期间,李弥召集了云南境内的“反共救国军”。1951年4月,“反共救国军”两个纵队共2000人,加上中情局的人员,向云南发起了首次进攻,很快就挺进云南,但是在短短一周内就被赶出云南。李弥派部下刘阔川(音)发动了第二次进攻,也被驻当地的人民解放军快速击败。

本来这次失败应该使中情局重新审视“纸张行动”,但是中情局并没有这样做。美国驻缅甸大使大卫·凯从仰光向美国政府报告,缅甸政府已经得知美国在这一地区的活动,也知道美国向国民党军队提供装备。他指出“这次冒险将会让我们失去缅甸政府的友谊和信任”,但是华盛顿不但对这个报告无动于衷,还进一步增加了对李弥的援助。

1951年12月,中国政府公开指责美国将国民党士兵从中国台湾运送到泰国和缅甸,此后苏联又在联合国的一个政治委员会数次指责美国,美国国务院则一再否认。国务卿艾奇逊和美国驻联合国的代表团声称国民党承诺要从缅甸撤出军队,但是国民党并没有履行这个承诺。缅甸驻联合国的代表也指责李弥得到了外国的援助,国民党的代表矢口否认,于是缅甸代表公开了缅甸军队截获的蒋介石给李弥的密函。在各方的相互推诿中,《纽约时报》在1952年2月11日的报道中称,在缅甸有目击者亲眼看到李弥的士兵在炫耀崭新的美国武器。4月,缅甸指责美国人(包括一些已经退役的飞行员)正在给李弥走私武器。

美国坚决否认这些指责。蒋介石说服李弥回到台湾以平息事态。为了解释李弥的部队获得武器装备的途径,国民党当局透露李弥的手下一直在贩卖鸦片。我们现在还不清楚美国是否为了掩饰中情局的行动从而鼓励李弥的部队贩卖鸦片,但是,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是,从那时起,国民党军队一直靠贩卖毒品来筹措军费。

不论这个借口多么拙劣,美国一直都在否认支持李弥的军队。这个秘密被政策协调处内部严格保密,甚至连中情局的情报分析处都被排除在外,国务院基本上对“纸张行动”也一无所知。美国驻印度大使切斯特·鲍尔斯请求国务院告知真相,他得到的答复是美国确实没有向李弥提供助。但是亚洲国家却拒绝接受美国的解释,鲍尔斯不得不称,没有一届美国政府能够在大选之年停止对蒋介石提供武器,如果这样做的话会被对手指责为“放纵共产党”。国务院也向新任驻缅甸大使威廉·席波做了类似的保证。在一次外事招待会上,席波又一次否认美国向李弥提供援助。缅甸的总参谋长尼温将军说道:“大使先生,我清楚地知道真相。如果我是你,我就会闭嘴。”

编 辑:杨洁 责任编辑:杨长云

编 审:张勇安

中国美国史研究会 联系信箱:ahrachina@163.com